昨日宣判後,蘇永勝當庭服判簽字,表示不上訴。羅偉雄/攝
  判決書稱蘇永勝殺害六人的行為是“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新快報記者 郭海燕
  實習生 鄒世昌 通訊員 馬偉鋒
  一念之差,30歲的蘇永勝奪去了六條人命,也將葬送自己。
  8個月前,他因為要償還網友和老鄉的8000多元債務,潛入番禺大石某小區搶劫,半夜入屋殺了宋家六口。昨日,廣州市中級法院判決認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應判處死刑。蘇永勝當庭放棄上訴,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法官認為,如此極端惡性案件的犯罪心理,恐怕難以分析。但蘇永勝也有可能因為沉迷網絡游戲,混淆游戲和真實世界的邊界。
  半夜潛入 錘殺屋主一家
  距上次出現在被告席上近兩個月,蘇永勝頭上的幾撮白髮,特別扎眼。皮膚黝黑、肩膀寬壯,表情依舊冷鬱。正是這樣的年輕男子,犯下了難以想象的罪行。
  2014年4月27日,來自河南的蘇永勝攜帶作案工具竄至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某小區天台,發現該樓一住戶打開的窗戶具有可乘之機,決定作案。蘇永勝外出購置了作案工作後返回天台,次日凌晨3時許,他用安全繩索從天台墜下,潛入宋家的客廳。發現熟睡的老人宋某,蘇永勝用羊角錘重擊試圖致昏。不料,宋某醒來,還擊搏鬥。
  宋的兒子聽到動靜赤手協助,也慘遭毒手。宋老夫人、宋家媳婦被驚醒,來不及一聲呼救也被一一殺害。甚至在媳婦負傷逃出門外後,仍被蘇永勝發現拖回殺害。宋家5歲的小女孩和2歲半的小男孩被嚇哭,蘇永勝害怕驚動鄰居,也痛下狠手。
  作案後,蘇永勝逗留十幾個小時,全面清理現場,至傍晚從容離開,幾日生活如常。警方最終從天台遺留的鞋子,順藤摸瓜地找到了他。
  判決嚴詞 “視人命如草芥”
  此前,檢方提起以搶劫罪對其提起公訴,建議判處死刑。蘇永勝從被抓至開庭,一直保持坦白認罪的態度,甚至一度放棄自辯。
  不過,辯護律師還是為蘇永勝提出的一些辯解意見,希望大家不要全盤否定他。證據顯示,蘇永勝來自河南農村家庭,有五個姐姐。離過婚,自己也有一雙幼小的兒女,交給老家的父母照顧,自己在廣州打工,月薪4000多元。但是,這些錢大部分被姐姐扣下匯給父母,他每個月就只有1000多元可以花。
  蘇永勝酷愛網絡游戲,因為“點爆”了網友的一款裝備而主動提出賠償6000多元,不久又有老鄉催債2000多元,其便萌生了鋌而走險的想法。昨日,廣州中院認可了蘇永勝為還欠債的作案動機,但未採納律師“盜竊”意見,認為本案應該定性為“入戶搶劫”。判決書對蘇永勝的作案成因與認罪態度沒有作過多分析,直接稱其殺害六人的行為是“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依法應判處死刑。”
  判後,蘇永勝當庭表示不上訴。
  放棄上訴 沒看一眼家人
  中院還發出附帶民事訴訟判決,認為蘇永勝應當賠償受害家屬喪葬費用等近10萬元。宋家三代人均遭不幸,年老的親戚上次開庭趕來,表現也相對剋制。這次宣判,無人到場。他們聘請的代理律師認可了法院的判決,稱基本滿足了家屬的訴求。
  “這是一個正義的判決,但也無法輓回對兩個家庭的傷害。”律師說道。
  昨日,現場反應比較激烈的,倒是蘇永勝一家。家人一直勸解蘇永勝“要聽話、要上訴!”一名女士蹲到最靠近蘇永勝的位置抽噎地說:“是姐姐對不起你。”
  但蘇永勝一直背對著家人,聽到姐姐們的大聲懇求,也不肯回頭看父親一眼,簽名後就跟著法警離開了。
  法官餘思
  一個沒有犯罪前科的人,為何能一手製造如此極端惡性案件?昨日,廣州中院刑庭法官對此案進行了評析指出,蘇永勝沉迷網絡游戲,也可能進一步促成血案的發生。而小區管理存在的層層漏洞,也值得我們反思。
  蘇永勝犯意為何定為搶劫而不是盜竊?
  法官:蘇永勝提前踩點,準備和購置了鐮刀等作案凶器,並攜帶進入作案現場。入室後,他重擊正在熟睡的被害人宋某的頭頸部,以便將其擊暈後再搜取財物。因為害怕暴露,蘇永勝先後殺害了屋內六人,清理現場後再劫取財物。可見,蘇永勝攜帶凶器入戶,其意並非在於直接實施秘密竊取,而是直接實施傷害手段,無論從主觀還是從客觀方面分析,均符合搶劫罪的構成要件。
  被告人搶劫的起因有無更深層次原因?
  法官:被告人的犯罪心理成因比較複雜,恐怕難以分析。但是通過案件,我們也發現一些情況,值得引起註意。蘇永勝長期沉迷於網絡游戲,甚至可能混淆了游戲和真實世界的邊界。當他把網友的裝備“點爆”以後,居然想到以搶劫的方式償還對方,寧肯犯罪也不失信於網友,可見游戲世界在其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據蘇永勝自己供述,犯罪後其之所以長時間清洗現場,也是抱有把現場“複原”的想法。或許,正因為他把游戲可以“複原”的模式照搬到現實當中,才會產生對生命的漠視。網絡游戲可以玩,但一定要適可而止,而不應把虛擬空間等同於現實。
  案子中還有哪些地方需要人們反思?
  法官:此案發生在住宅小區,為何案發無人救援,事後遲遲沒有被及時發現?這些問題值得我們反思。比如,小區的安保措施是否到位?蘇永勝不是被害人所住樓宇的住戶,為何輕而易舉地潛到樓頂?
  我們應當追問,門禁系統的安全性是否可靠?生活中,我們也經常發現,門禁系統很多時候都是形同虛設;多數小區也都要求外來人員登記,但真正落實的恐怕很少。此外,小區安保人員的監控、巡邏等設施和制度都值得我們回頭去思考。而對於住戶,沒有隨手關門關窗,這些看似細小,但也是安全隱患,容易給犯罪分子可乘之機。被害人之一在案發時曾經跑出大門,卻無法得到及時救助而被殺害,結果令人唏噓。更值得警醒的是,這一現象絕非偶然,鄰裡之間的隔閡和冷漠恐怕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反思。
創作者介紹

Sunshine

dv18dvpu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